欢迎访问博鱼(中国)|官方网站-BOYU SPORTS!

预约上门| 联系博鱼(中国)

全国24服务热线

400-213-6651
行业新闻 公司新闻
BOYU SPORTS「403大案纪实」张书海家族式犯罪团伙之郑州银行抢劫案
时间:2024-04-24 18:59:21        点击量:【 】次

  BOYU SPORTS「403大案纪实」张书海家族式犯罪团伙之郑州银行抢劫案2000年12月9日下午4时50分许,在郑州市一马路的银基商贸城一楼大厅里,广东发展银行银基营业部发生特大持枪抢劫银行案件,4名歹徒持闯入营业大厅,用爆炸装置炸碎营业柜台上方的防弹玻璃后,跳进营业柜台,将营业部的208万元人民币装入两个蓝白相间、红色镶边的编织袋,携款逃离现场。

  据郑州警方当时公布的消息:4名劫匪均为河南口音,其中最高的一人身高1.76米左右,其他同伙均中等身材。

  1997年11月19日,位于郑州市淮河路的电信分局营业厅发生持枪抢劫案,当时3名歹徒戴头盔、持,抢走电信分局正在往银行押款车上运送的现金共37万元人民币。此为“11.19”银行抢劫案。

  1999年3月3日,郑州市交通路建设银行铁路支行储蓄所发生抢劫案,有两名以上的歹徒手持铁锤等作案工具将柜台玻璃砸坏,抢走现金5万元,并在逃离现场时引爆了携带的一爆炸装置。此为“3.3”银行抢劫案。

  1999年12月5日,位于郑州市中药城的郑州城市合作银行储蓄所发生抢劫案,被抢走现金200多万元。此为“12.5”银行抢劫案。

  这些抢劫银行案件发生后,河南省及郑州市党政领导和公安机关高度重视,相继组织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进行侦破,但长时间以来,上述案件久攻未破,一直像一块石头压在郑州人的心头。

  郑州警方以自身有限的警力和相对落后的装备,要面对高智能罪犯和人口流动化的社会环境,排查破案的难度可想而知——虽然有许多可以解释的理由,但是,在社会上,还是有太多的不理解和冷嘲热讽向他们扑来。

  “12.9”特大持枪抢劫银行案件被确定为2000年全国第二号大案,是督破案件。河南省及郑州市领导痛下决心,要求公安机关尽快侦破此案,并以此案件为突破口,力求带动其他银行劫案的侦破。省、市有关部门迅速成立了专案指挥部,并组成了以郑州市公安局为主的专案组,展开破案攻坚。郑州市公安局万余名民警全警动员,连续几个月来,对全市各交通要道口、重点部位反复进行了全面深入细致排查,并发动社会各界群众举报线索,获取了大量侦破线索和有关物证。

  但,“12.9”银行案仍没有线索。尽管在侦破此案的过程中,带破了许多重特大案件,但“12.9”案的侦破障碍似乎无法逾越。

  在前期排查的基础上,专案组经过对近几年来郑州市发生的多起抢劫银行案件的作案手段、作案人数、作案工具等现场特征的比对,并经过和省公安厅有关专家的反复研究分析,很快认定“12.9”案件与“11.19”、“3.3”案件系同一伙犯罪分子所为,可以并案侦查;与“12.5”案件可以串案侦查。后来事实证明,警方当时的这一决策是正确的。

  今年4月份,中央要求各地政法机关进行严打整治斗争。严打整治斗争开始后,河南省公安厅将此案列为全省挂号督破的重点案件。厅长张程锋多次深入一线,分析案情,并派两名厅级干部和有关专家加强督促、指导。郑州市公安局专门成立了由局长李民庆挂帅、1200余名民警组成的专案队伍,强力展开破案攻坚,决心不破此案不罢休。

  据了解,此前,郑州公安刑侦人员将“12.9”银行抢劫案犯罪分子留下的物证进行了重新梳理:郑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杨玉章根据现场留下的女式鞋盒,推断犯罪分子身边肯定有女人,又根据现场留下的其他物证和几起银行抢劫案发生的距离都很近,断定犯罪分子很可能就在郑州市二七区居住。于是,郑州警方调集精兵强将,对二七区、中原区进行更细致、更大规模的排查。

  6月12日21时,郑州中原公安分局建设路派出所副所长余慧明带领民警刘继红、刘遂成、刘平顺3位民警在嵩山路南段的绿城花园内进行重点排查。当查到该花园24号楼1单元7楼14号时,第一次敲门,没人开,便下楼。但刚走下楼梯,感觉屋里有人,便返回再次敲门,门打开了,里面是个女人。首先引起民警怀疑的是,4个房间有3个房门都镶有“灵贵牌”榉木球形门锁。房门是旧的,锁却是新的,这锁显然是专门安上去的。怎么一下子就装上了3把?民警们立即联想到1999年3月3日在交通路建设银行储蓄所抢劫现场,作案歹徒曾留下一只“灵贵牌”锁盒,当时歹徒为了装作案用的工具,用了一个榉木球形门锁的盒子,这是当时该起银行劫案留下的惟一证据,此后,专案组把此锁盒作为重要线索让侦察员们作为破案依据。因此,这几位民警一看这么多榉木锁,立即“条件反射”,顿生怀疑。

  为了不打草惊蛇,民警避开这把可疑的“锁”,只问了这房门是打哪儿买的。这名女子说,是从航海路旧货市场。

  民警接着问道,这里住了几个人?这个女人说就她一个,民警按惯例让其拿出户口本或身份证,只见那女子在几个卧室之间来回走了几趟,找不到证件,此时民警发现,有一个房间每当她进出时总把门关得很严,民警感觉里面有动静,便推门进去,在卧室的阳台上发现一个男的,问他为什么不出来,那男的说,他只穿个大裤衩,见有女民警不敢出来,民警感觉他的身材高大,符合“12.9 ”银行案调查的范围,便要求他穿戴整齐,到农机局招待所专案组接受调查。

  在专案组对这个男的做指纹登记,由于印下的指纹质量不高,民警带他来到中原公安分局,此时已是凌晨2时40分。民警叫醒了中原公安分局副局长赵建武,赵建武专门找来技术人员提取了张书海的指纹后,由于指纹比对要有时间,而又没有证据证明张书海作了案,就让他回了家。

  随后,技术人员对这名男子的指纹进行比对,很快结果出来了:与“12.9 ”银行抢劫案现场嫌犯遗留的指纹一模一样。

  这里需要交代的是:由于银行劫匪每次作案后均蒙头戴手套,郑州发生的几次抢劫银行现场很少留下指纹。

  “12.9 ”案发后,侦破人员全力勘察现场,终于在一名中弹身亡的保安身边发现一枚弹壳,并从该弹壳上提取了一枚指纹,同时刑侦人员也从其他爆炸装置上提取了两枚指纹。这些指纹成了公安人员破案的珍贵资料。

  当技术人员将结果迅速上报后,专案组总指挥李民庆沉默,180多天侦破此案的艰难困苦使他百感交集。同时他也立即意识到,面对这样一个有枪有爆炸装置的暴徒,抓捕过程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略作沉吟,李民庆拍案而起:“抓! ”

  接到命令的民警迅速在绿城花园守候,凌晨3时许,张书海住处被控制。凌晨5时,一名女子拿着包裹趁夜色下楼,们迅速将其抓获,经查她正是张书海的妻子王雨。

  经查,王雨的包裹里装有一支,并有和200余发,及现金27.5万元BOYU SPORTS,存折35万元。

  经进一步调查,还从其住处找到警服和警帽以及大量的,并发现6个作案分子签订的分赃协议。经审讯,王雨交代了其丈夫张书海伙同他人作案的犯罪事实。

  获得信息的郑州市公安机关当即在全市进行集中搜捕。6时许,警方得到可靠消息,张书海已逃到平顶山,警方迅速派出大批警车迅速出击,直奔平顶山,全力缉拿张书海等犯罪嫌疑人。

  河南省委、政法委李清林,省公安厅厅长张程锋赶到郑州市公安局专案指挥部,坐镇指挥缉捕行动,并紧急部署全省各地公安机关开展协查工作。

  13日上午10时许,在河南省公安厅副厅长杨德胜具体指挥下,郑州警方和平顶山警方在平顶山市部署了4道防线日凌晨,张书海逃到平顶山市后,躲在一宾馆内,因此,警方排查多时均无所获。8时许,张出门时,见满大街全是战士、公安人员,他知道大势不妙,准备继续外逃。当他逃到平顶山市园丁路时,正巧与从郑州市赶到的郑州市公安局民警撞个正着。郑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占军、刑侦支队政委李奎业等3人一见张书海,说道:就是他,便迅速扑上去将其按倒。由于张书海身材魁梧,力量很大,他猛地一用劲,差点翻过身来,但最后,张书海还是被拥上来的民警制伏了。

  经调查,1955年出生于河南省叶县夏李乡侯庄村的张书海,身高1.80米,于1971年入伍,退伍后在村里任民兵营长。1995年带妻子和两个儿子到郑州做小生意,后嫌做生意挣钱太慢,铤而走险,开始和亲属及儿子一起抢劫银行,犯下了累累罪行。

  郑州市公安局局长李民庆亲自审讯,张书海仍死猪不怕开水烫,仍不承认抢劫银行的事实,说:“我也干过违法事,不过是个普通小事。实事求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没做过。 ”

  他还说,此前他当民兵营长时曾见过时任平顶山市公安局长的李民庆。看来,这一次见面他们可谓是“熟人 ”了。

  随后,、专案民警依据张书海的供述,将在郑州市大同路开小诊所的嫌犯张玉平及其丈夫抓获。张玉平是张书海的妹妹。

  12·9大案虽已告破,但为什么这个犯罪团伙多是家族成员?张书海等人是如何抢银行的?抢银行时是如何分工、如何逃跑的?他们是如何躲避公安机关长达半年的追踪……经过一个多月的审讯,此案已大白。

  今年38岁的张玉萍是张书海的亲妹妹,两人感情非常深。张玉萍卫生学校毕业后,认识了一个郑州的有妇之夫,在骗取了她的感情后,这个男人一走了之,无奈,张玉萍只好带着女儿一个人在郑州过,并开了个门诊部。1995年,她在京金花苑买了套房子。

  开过照相馆、卖过麻将的张书海,始终都没有赚到钱。这给他的自尊心以极大的打击。与此同时,张书海被检查出患了糖尿病和高血压。这把张书海吓了一跳,因为他的母亲等家族成员都是患了这些病而度过痛苦晚年的,再加上其他的一些社会不良现象对他的影响,张书海一下子想到了钱。

  最终,张书海、张小马(张书海的侄子)、张洪超(张书海的大儿子)、张世镜(张洪超的同学)和张玉萍成了1997年11月19日抢劫郑州电信局淮河路收费大厅的主犯。当时,他们共抢得现金37万元至38万元。

  随后,张书海、张洪超、张世镜和张玉萍4人又实施了1999月3月3日对交通路建设银行储蓄所的抢劫,此次共抢现金4万元。

  张书海十分狡猾,每次抢银行都留一手:在实施抢劫过程中,他和儿子张洪超都在外面,绝不到里面去抢钱,表面上说是外围危险,还可掩护里面的人,而实际上是为了万一失手时逃跑方便。

  2000年11月,张书海准备再大干一次。张书海发现银基商贸城广发银行存款量大,营业厅面积较小,很适合抢劫。随后,张书海一伙订下方案:张洪超、张世镜、张玉萍骑自行车到三德里胡同,把3辆自行车放在三德里胡同厕所旁,由张玉萍负责看管自行车,然后张书海、乔红军(张洪超的同学)、张洪超、张世镜在郑州银基商贸城正门集合;4人从银基正门进入广发银行,由张书海炸开银行防弹玻璃,乔红军、张世镜负责进去拿钱,张洪超在外望风,如果抢劫成功,就从后门出来BOYU SPORTS,到达事先放自行车的地方,用自行车把抢来的钱带走。

  2000年11月的一天,张书海等人决定去抢银行,但一出门,张书海的腿软了一下,张书海挺迷信,决定这天不抢了。11月26日,张书海等5人带着作案工具到达银基,看见门口有警车,人比较多,没敢进去。12月3日,张书海等人又到银基商贸城准备抢劫,但银基广发银行通向商场的门已经关了,不便于逃离,没有作案。

  2000年12月9日下午4时40分,按照原定,张书海、张洪超、张世镜和乔红军在银基商贸城中门口带着各自的作案工具集中,并各自戴上马虎帽,从银基商贸城中门的北边门陆续进入银基广发银行。张书海走在最前边,把事先准备好的包挂在防弹玻璃上,分两次拉响了导火索,爆炸后防弹玻璃没有被炸掉,只是炸了个洞,张书海用事先准备好的铁锤连砸了二十几下,把玻璃砸掉,然后乔红军、张世镜从砸掉的玻璃处翻过柜台跳入营业室内拿钱,张书海在砸完玻璃后先往门外扔了一个点燃的包,然后拿上五连法向门外连开几枪。之后,张书海又回到屋内,这时,张书海看到门外的人特别多,门前站了好几个保安,就朝银行大门口的玻璃上开了一枪,然后就喊他们几个人走。张书海首先跑到银行外边连开两枪,就顺银基商贸城中门进入银基商贸城大厅,朝银基商贸城的后门逃跑,其他人跟在后面,张书海到后门时,看到银基商贸城后门外面临建市场有很多人,就朝天上开了一枪,驱散了人群,走临建市场到西三马路顺青云里,又拐到三德里胡同厕所南四五米远,张世镜、张洪超在事先放自行车的地方,用准备的大黑塑料袋,把抢银行装钱用的编织袋套上,张书海让张玉萍、张洪超、张世镜骑自行车把钱带走,让乔红军坐38路公交车走。张书海带一枝五连发用黑塑料袋装好,顺三德里胡同到陇海路上坐一残疾人开的摩的到郑州市永安街菜市场西边下车,看到开车的人对他很注意,张书海就向东走了二三十米,然后又拐回来,在永安街上走了有六七分钟,坐面的回到绿城花园他自己的家中。

  王志昆从小家里很穷,哥哥为了供养他上学而很早就辍学了。不负众望,王志昆考上了武汉中南政法学院。在上大学期间,张书海夫妇给了他很大的帮助,每学期开学,张书海都要拿出50元钱来帮助他BOYU SPORTS,4年如一日,这让王志昆感激不尽。

  1990年大学毕业后,王志昆努力工作,没几年就当上了郏县法院副院长。去年2月被调任湛河区法院副院长,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年轻人。

  有一次,张书海找到王志昆,让他想办法给自己弄一枝,说是要看家护院。看着自己很尊敬的张书海,王志昆没有拒绝。一天,他碰上了宝丰县公安局民警张志强,说自己的亲戚想弄一枝。没过多久,张志强就弄来了一枝,王志昆给了张书海。

  后来12·9案发后,专案组人员找到张志强,问的去处。张志强找到王志昆说:专案组找这枝枪,咱不能说给你亲戚了吧。王志昆就说:那当然。

  6月13日,当王志昆从新闻上获悉12·9银行抢劫案正是张书海一伙所为,而打死保卫人员的那枝抢正是自己给张书海的时,他一下子绝望了。他想去自首,但看到身边怀孕才几个月的妻子,他于心不忍,想多陪陪妻子。几天后的一天早晨,王志昆去上班,走到法院门口时,被警方拘捕。

  张大国是被儿子张世镜拖下水的。张书海制造炸弹需要和,叫张世镜去找,张世镜想到自己有一个亲戚正好是保管这些东西的,就去要,但没有得到,就央求自己的父亲去要。张大国不忍心看着独生儿子难为,就死缠硬磨,弄了些和给了张世镜。

  抢银行时,为什么不使用外人,而使用了自己最亲近的人?一是张书海认为: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最亲的人才是最可靠的;二是由于张书海不善与人交往,并没有多少朋友;三是他自信公安人员抓不住他的把柄,他不会落入法网,用自己的亲人可以多挣点钱。

  张书海做了12·9案件后,在郑州的家中闭门不出,看录像打发时光。同时,他打电话让他的妻子王雨从老家平顶山来郑州,以便路上观察情况。王雨告诉他,民警设卡盘查,对坐小车、掂大包的检查得严,对坐大车,掂小包的检查得松。张书海就让张世镜先坐大车回了平顶山。随后,其他人才陆续回了平顶山。由于张书海过于自信他及同伙在案发现场什么把柄也没留下,他在老家待了一段时间后,不顾儿子等人的劝说又回到了郑州,并准备再次实施抢银行。

  震惊全国的郑州“12、9”特大系列抢劫银行案,经过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3天审理,于2001年8月18日当庭做出一审宣判。判处张书海、张宏超、张世镜、乔红军、张玉萍、张小马6名主犯死刑,剥夺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同时判处被告人张书海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4万元;以非法持有、弹药,帮助毁灭证据,窝藏、转移赃物,窝藏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王雨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3万元;以非法罪判处被告人王志昆有期徒刑10年;以抢劫罪判处被告人张云志有期徒刑5年;以窝藏、转移赃物罪判处被告人张大国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1万元;以窝藏赃物罪判处被告人李进才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5000元。

  法院审理查明,1996年,张书海与张云志、张小马经过预谋并多次踩点后,于同年11月27日晚,携带等作案工具,蒙面闯入郑州市万福花园李全国家中,张书海用威逼被害人家人,张小马将被害人后,抢劫现金1。5万元,理光照相机一部及物品。1997年夏,张书海纠集张宏超、张世镜、张小马、张玉萍预谋抢劫郑州市电信局淮河路营业厅,分别踩点后,5人于同年11月19日下午5时左右,按照事先分工,携带、导火索等作案工具,抢劫营业款37万余元。1999年初,张书海、张宏超预谋抢劫中国建设银行郑州市分行淮河路支行交通路储蓄所,并纠集张世镜在张玉萍家多次预谋,踩点后,于1999年3月3日7时30分左右,张书海、张宏超、张世镜携带、爆炸装置等作案工具,窜至建设银行交通路储蓄所,张玉萍赶到后,将所带铁锤交给张世镜,然后在现场附近负责租车接应。7时53分,张书海、张宏超、张世镜闯入储蓄所内,用等威逼工作人员,抢走人民币5万余元,印鉴1个,白铁盒1个,空白现金支票数本。2001年11月初,张书海又与张宏超、张世镜、乔红军、张玉萍多次预谋抢劫广东发展银行郑州分行银基支行营业部,并严密分工,多次察看现场,模拟作案路线日下午,按照事先分工,张玉萍在银基商贸城南侧负责接应,张书海、乔红军、张宏超、张世镜分别携带作案工具闯入广东发展银行银基支行营业厅内,张书海在营业厅防弹玻璃上引爆一枚自制的爆炸装置,将该防弹玻璃炸开一个洞,并用铁锤将防弹玻璃砸掉,张世镜、乔红军2人携带编织袋翻入营业柜内,抢劫营业款208万余元。张书海为阻止银基商贸城保卫人员进入大厅,在营业大厅门前引爆一枚爆炸装置,并用五连发射击,致使银基商贸城保卫处副处长常玉杰中弹,引起急性失血性休克而死亡。4人逃至三德里胡同,与在此接应的张玉萍会合,用大黑塑料袋将盛装赃款的编织袋整体套装后,由张玉萍、张世镜分别骑自行车携带赃款,与其他三人分别逃离现场。

  另据查明,1997年夏,张书海委托王志昆购买一支,王志昆从其友张志强(另案处理)处得到一支盾牌唧筒五连发。其后,在张书海找王志昆要枪时,王志昆指派其司机王晓东(另案处理)将该枪连同张书海送至叶县张书海的家中,并接受了张书海5000元的买枪款。该五连发后被张书海等人抢劫淮河路电信营业厅、交通路建行储蓄所、广发银行银基营业厅时使用并致死1人。

  1999年3月3日,张书海的妻子王雨看到张书海将盛装所抢现金的绿色银行专用款包用刀划烂后,明知款包系犯罪物证,仍将该款包销毁。张书海等人抢劫广发银行银基营业部后,王雨明知张书海交给其的现金是抢劫所得,仍按张书海安排,将其中的28万元分五笔以其本人名字存入郑州市农行陇西支行、建行郑州市二七路支行等金融机构,对赃款予以窝藏。2001年6月13日凌晨,王雨得知张书海抢劫罪行可能暴露后,仍资助张书海2000元人民币助其外逃。随后王雨、张玉萍按张书海安排,携带藏于家中的作案工具盾牌唧筒式五连发一支及张书海存放在家中的五六式258发、赃款28。1万元等赃物予以转移,途中被公安人员抓获

  2001年2月,张大国明知其儿子张世镜送往家中的29万元现金及6万元存折系赃款,仍予以窝藏。2001年6月13日在公安机关追缴时又将该赃款转移。李进才在明知上述款项是赃款的情况下,仍予以窝藏,后又将其中的24万元赃款及6万元存折予以转移。

Copyright © 2012-2023 博鱼(中国)|官方网站-BOYU SPORTS 版权所有         冀ICP备2021024051号-1HTML地图 XML地图txt地图

x
现在留言,无需等待!

收到你的留言,我们将第一时间与你取得联系